跳到主要內容

字級大小:

:::

2020-09-26 |

瀏覽人次圖示

75

【我要】(郭雅真專欄)

《我要》
一支優秀的高中體育團隊,
12位俊美健碩的男孩女孩,
男女各半、分邊依序坐一排,
連續進行了6次的愛情團體後,
這天終於談到「性」。
我問:「如果有一天,你和你的伴侶即將發生親密的性行為,你覺得你會不會知道,自己有沒有意願跟對方發生性關係?」
此話一出,兩個世界;
六位男孩頻頻點頭,
其中男孩6號大聲說:
「就算我不知道(右手指向頭頂),他也會知道(左手指往鼠蹊部)。」
其他五位大笑拍桌,
同時驚見對座平日練球殺氣騰騰、毫不留情的女孩們,
若有所思、猶疑不定的神情,
女孩3號聳聳肩、女孩4號搖搖頭、女孩6號開始咬手指。
我:「看清楚了喔,有時候你的對手可能連自己有沒有意願都搞不清楚喔,怎麼辦?」
男孩1號:「嗯⋯看她的眼神?」
我:「眼神怎樣是要?怎樣是不要?」
男孩2號:「感覺她的肢體動作?」
(右手肘撞男孩1號的胸部,1號回摸2號,兩人纏綿3秒鐘)
男孩3號:「聽她呼吸的聲音?」
我:「你A片看太多,我還喘息聲咧!」
男孩4號:「看她濕了沒啦!」
我:「濕了代表要?硬了就是想?」(搖頭)
「人們在被性侵的時候,也可能陰道濕潤、陰莖勃起。」
終於,男孩五號:「直接問她!」
我:「問什麼?」
男孩七嘴八舌:
「要不要來我家吃拉麵?」
「要不要來我家ㄗㄨㄛ、一下?」
「想不想看我家的貓後空翻?」
「我家的狗會前滾翻!」
「妳想看什麼怎麼翻,我都可以讓他翻!」
最後男孩6號凍未條:「老師,不然是要直接問他要不要出來修幹嘸嗎?」
我笑著:「這樣問是比較粗魯些,但若可以我還真希望你們可以問清楚說明白再做。」
「沒有抵抗就是同意?不!沒有同意就是侵犯。」
因為實在看過太多青少年,
在搞不清楚彼此意願時發生了性行為,
到最後對於自己被告性侵害感到莫名奇妙,
若我們的性教育總是告訴女孩不要、不行、不可以,
那麼「什麼時候可以?什麼時候要呢?」
過了16歲關於「性」的自主權,
就看是否合意?意就是意願,
然而,我們曾否帶領孩子去思考他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有意願?又如何確認對方是否有意願?
什麼是意願?
我說:「心裏願意、口頭承認,如果可以,白紙黑字」
別說孩子們了,
曾問一群自學團的媽媽們:「妳們呢?在婚姻中的每一次都是願意的嗎?」
一陣苦笑⋯
真心期望所有人與伴侶的每一次牽手、每一個擁抱、每一個吻與愛撫⋯每次的性行為,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幕後花絮:
有時候紅總裁有意願、我沒意願,我會說:「親愛的,我現在沒意願,但我願意給你10分鐘,讓我從沒意願變成有意願。」
當然有時候也會是我有意願、紅總裁沒有意願,若挑逗不成,我也只好默默回房咬棉被角⋯
#紅總裁系列 之性教育不只施行在孩子,伴侶之間也需要。

文章出處 : 另開視窗連結至Facebook網頁
回最新消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