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Search
名人專欄 News
News
賴芳玉專欄:想嘿咻時,會問:請問你同意嗎?
2017-11-27
344

(轉發) 

賴芳玉專欄:想嘿咻時,會問:請問你同意嗎?

《芳法論》想嘿咻時,會問:請問你同意嗎?

賴芳玉/律師

日前新聞報導42歲某男子指稱自己失眠,所以在飲料裡加入安眠藥,未料妻子誤喝他的飲料,隨即感到暈眩,回床休息。翌日凌晨,男子求歡遭拒,乾脆趁妻子無力抵抗時「硬上」,妻子提出告訴。案經法院量刑3年,雙方也因此離婚。

這則報導,相當具有「啟發性」,因為除了讓社會大眾明白夫妻間也有強制性交罪,而且是告訴乃論的法律知識外,不妨也藉此思考夫妻或男女朋友間性事的溝通方式,從小沒有性教育,即便成年了,也一樣欠缺性教育,大家一樣用「摸索」,或「模仿」A片,然後就模仿出一堆違反性自主的情境。

對於性自主權概念,我們最常說「no means no(說不就是不)」,在法律上把「違反意願」作為性侵害判斷標準,但到底甚麼是違反意願,司法就有很多不同解讀或判斷。

舉一個簡單的情境,曾有一則性侵害事件,男友想帶著女友進房間,女友拉住門把不願意進去,但後來還是一起進去房間,男女朋友進房擁吻,但當男友進一步企圖脫去女友衣服時,女友拉住男友的手,然而雙方還是發生性行為。如果你是法官將會如何判斷?

在這個男生的認知裡,這不過是很普通的性愛過程,認為女友只是有些害羞、被動,縱然一開始可能是拒絕,但後來在調情或遊說下,仍然自然發展性愛行為,因此他覺得自己沒有性侵害,但女生則認為她的肢體表達已經夠清楚了。最後這案件法官認為女性的肢體語言只是表達「矜持」而已,並沒有違反女生的意願,所以作出無罪判決。

這類案件很多,也因此導致女性對於性自主的表現,似乎被司法要求「更清楚」,雖然不需達到「無法抵抗」,但必須有更強烈的拒絕,不過在許多女性的性經驗中,這往往很困難,因為女性不擅長拒絕,即便拒絕,面對男友或丈夫,經常也只能是「婉拒」的身段。

每個人性認知或性經驗都不同,很多女性對於性的「決定」,需要很多時間考慮,性對女性而言不僅是生理上的性,更包括心理的性,女性在性愛過程中衍生各種關於感官、情緒、感受、自我價值、親密關係的心理議題,以及社會性別文化,向來比男性背負更多承擔。因此男性的性認知和性經驗,相較於女性,就有更多直覺性的決定和行動。在這快與慢之間,就必須有「性的溝通」,否則就會發生違反意願的性侵害事件。

國內外婦女團體對於部分司法把女性面對性的不知所措、壓力,以致「不夠明顯的拒絕」,或沒有足夠證據證明「違反意願」的風險讓女性承擔司法不利益的後果,都深覺不公平,因此希望把性自主概念,從「no means no(說不就是不)」,推展到「only yes means yes(沒有同意,就是性侵)」,強調「性同意權」。除非得到明白的性同意,否則就是性侵害,把被動方的一時沉默、不夠明顯的拒絕,或無法取得違反意願的證據,都讓主動要求性愛的一方負擔起更多的責任。

「性同意權」的概念,似乎某程度把原先自然的性行為,翻轉到類似「性愛契約」觀念,也就是一方提出性請求,對方同意的契約概念,對於何時發生性、地點、方法甚至包括性愛過程中的提前「終止」方式,都可能有了溝通的過程。

性同意權是一個很新的觀念,也可能不是我們往常的性愛模式,但確實有助於促使夫妻或親密伴侶間學習如何建立互相尊重的性愛溝通關係。



文章出處 :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71126/1247918/

未 成 年 懷 孕 求 助 站
0800-25-0785
每週一到週五 AM9:00-PM6:00
主辦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
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
事業基金會
承辦 公益彩券回饋金補助